互联网时代的本质是颠覆 i5是制造业未来

2019-07-09 11:41

  机械时代强调机械结构设计,计算机应用时代强调控制,现在的信息通讯时代,强调的是应用。

  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一再跟中国工业报记者强调,这是中国装备业崛起的良机,获得了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机会。

  互联网的本质是颠覆

  国外知名系统的维修手册大多有电气手册、机电手册、应用手册等等。过去每个数控机床设备维护人员对它是既恨又爱。

  但i5不需要,在互联网条件下,我们把所有底层的运动控制系统作为一个整体,从智能的角度使机床直接与互联网进行连接。这样数控机床的操作就变得非常便捷,略有工程语言基础的操作者在半个小时内也可以操作机床。i5最真正厉害的地方是,交易可以按照数据量来结算,就像过去短信按条数收费,现在是按流量,这是一种新的计价标准。

  关锡友表示,近年来智能硬件产业发展迅猛,从盲目追捧到渐趋理性,智能化理念也从单品向智能创新生态的方向发展,但行业孤岛化、碎片化等问题依然存在。

  坚持打破边界、跨界创新,沈阳机床试图在传统的装备制造业工业母机机床工具制造领域开创了独有的生态经济模式,实现跨产业垂直整合下的价值链重构。

  对机床工具行业而言,过去技术先进性和产品可靠性是惟一的标准,但时至今日,其发展空间有限,难以有大的突破,且除了精度、稳定性、可靠性、经济性等用户选择的基本依据外,简便、个性、共享等附加功能日趋重要。

  如何满足,这就需要打破边界,破解既有技术的篱笆,利用平台整合社会资源,针对客户需求进行有效搭配,为客户提供智能化的一站式制造解决方案。

  跨界创新是两个新生事物相爱相杀的过程,在破坏重融合中产生一个新的应用方式。这种新生事物对原有产业的竞争绝不单纯体现为价格竞争,而是新商品、新技术、新供求关系、新价值关系,包含成本或质量的决定性优势的竞争。更重要的是这种竞争打击的不是现有企业的利润边际或产量,而是原有的基础和生命。

  关锡友表示,互联网的本质是创新与颠覆。我认为,全人类的财富不是资本、不是经济学的内容,而是不同的idea。而这些创新的思想不可能在同行间产生,因为同行之间不可能冒出另类的idea。

  他强调要关注两个产业跨界的部分,因为一个产业已经做久了,会是一片红海,但新技术在两个产业跨界部分的应用是最有可能诞生创新的机会,会催生一片新的蓝海。

  确实如此,从最初i5的研发,沈阳机床的目标或许是要自建一套运动控制系统,而后为了验证和指导客户使用将其经典产品机型革新,推出智能机床。

  但现在贴在i5上面的标签已越来越多,在外界看来它是技术,是系统,是机床,是商业模式但关锡友认为最终其会是一个生态:i5生态。

  i5就是未来

  在关锡友看来,此次工业危机的本质是一场制造业的危机。虽然德国首次提出了工业4.0的概念,但其提出的一个背景是特斯拉的出现让德国以汽车为核心的重工业产生了巨大的恐慌,因为这不是常规的技术迭代,而是颠覆和推翻。而德国人的4.0的本质是用当代的信息技术继续保持德国装备的领先技术。

  世界工业革命就是母机革命。比如,蒸汽机的出现,出现了日不落帝国,德国是汽油发动机,美国是计算机,未来中国一定是小鸟机!

  关锡友口中的小鸟机就是沈阳机床的i5智能机床,说到这,他还挺遗憾。当初我就应该把标识设计成龙。

  他说,中国制造业处于重要的转型期。第一,信息技术进入工业过程会引发一场革命,生产方式会发生变化。第二,还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分享经济。

  种种迹象表明,在互联网这场革命中,由于信息高度透明,需求驱动了社会发展,而企业数字化和信息化的目的不是要自己透明化,而是开发出一个工具平台透明给用户,把用户拉进来,用他的需求来驱动企业的发展。

  为了更有效的说明,关锡友举了个例子:A有部分的家装工具,但附近要装修的人并不知道他有什么,因此没有使用,因此A首先要把自己这部分东西透明化,让别人知道他有什么,才可以有交易。在这个过程中,与使用者沟通,用各种方式完善补齐工具,或者代为施工,这就形成了一个有实时沟通的平台。

  i5就是未来,它可以做到产品全球互联,并代表了从买卖到服务的新模式。

  关锡友强调,新的信息技术进入工业体系会使原有的工业出现分布式的变化,我们不是做全部的工业,而是只做从原材料加工到零件的过程。因此随之会有分级式的结构,每个工序间就可以结算。最重要的是,它促成了新的分工。

  正如uber、滴滴的出现使司机拥有了多重身份,这是当代信息应用的典型案例。沈阳机床的isesol就是在工业领域中的appstore,会面向工业领域的开发者。在isesol里,人会出现多角色。这样的制造生态,会使社会总成本大大降低。

  据他介绍,宝马推出drivenow,就要求车必须时时连接互联网。车去了何处?有没有油?坏没坏?服务谁来做?都有新的分工和结算方式。

  如何形成生态?

  现在关锡友已经非常明确,他要做的就是打造i5生态系统。

  何谓生态系统?在一定区域内生物和环境所形成的统一整体叫做生态系统。在一般情况下,生态系统中各种生物的数量和所占的比例是相对稳定的,这表示生态系统具有一定的自动调节能力。

  在记者理解中,i5生态系统中一定区域就是前面提及的从原材料加工到零件的过程,而生物无疑就是服务中的各种智能机床等硬件,其环境就是所依托的isesol云。

  但其中一个关键点,即生物的数量和比例。

  我们知道,从2014年开始i5智能机床开始进入产业化阶段,上市当年销量近4000台,创造了机床新产品上市销量的最高记录。2016年沈阳机床的i5智能机床销售目标是2万台。

  当然数量只是一方面,为了更有效的搭建生态平台,沈阳机床一改过去大力建设4s店的做法,全力推进各地智能工厂的建设。

  据悉,智能工厂成为2016年i5战略的重要部分。2016年,沈阳机床将在全国建30个智能工厂,其中,仅在深圳就要建20个智能工厂,宁波、四川等各地建10个智能工厂。所有的智能工厂将接入ISESOL云平台,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

  通过新的商业模式,快速推进智能工程的建设,同时又利用智能工厂的示范和连片效应影响区域内相关零部件的生产模式,并最终形成其所设想的区域生态乃至沈阳机床制造大生态。

  此外,智能机床用户群量的快速叠加,会形成大量的需求数据,反过来反哺了技术的迭代。

  这些一旦运作起来,关锡友的沈阳机床生态梦并不遥远。但也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智能硬件开发者来说,要让不同的机床产品在统一平台上沟通,语言障碍成为了一大门槛。

  毕竟沈阳机床产品只是覆盖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很多其他厂商都有自己习惯的数控系统,别说是否能够接入is鄄esol云,是否愿意进入尚有疑问。

  对此,沈阳机床负责人表示,未来或许会以贴牌的方式把底层系统共享出去,使更多的机床产品用上i5系统。

  如此看来,要完成这个变革,沈阳机床搭建智能工厂的速度和数量确实至关重要,因为市场是稀缺资源,有了市场的召唤,一切皆有可能。

  创新的主体必须是企业

  关锡友表示,从世界工业史来看,1960年前的中国工业是不落后世界工业的,与日美德是同步的。

  但从1960年计算机诞生,到1995年广泛应用的35年中,我们就开始拉开了差距。很有意思的是,计算机技术虽然诞生在美国,而广泛在工业应用却是日本和德国。

  在关锡友看来,中国可以说是迷失在计算机工业应用的时代。这期间,中国工业企业经历了三大阶段,1992年之前是工厂阶段;1992年之后,新的会计制度实施,公司制出现。公司阶段做买卖,要配置销售等等。从工厂制到公司制,沈阳机床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这其中包括拨改贷,不仅要偿还本金还有贷息。第三阶段是进口机床免税。

  工厂制时期我们听政府的,公司制时要以客户为中心,而处于创新发展阶段的时候要以创新为主,那么谁才是创新者?

  对于这个问题,关锡友的答案很明确,那就是企业。

  他说,这是因为企业创新有几大要素:

  第一,消费者和市场的需求是创新的源泉。发现商机,用新的方式方法满足客户。创新者要打造独特性的新需求而不是百分之百的满足。

  第二,企业家是创新的核心。企业家即冒险者,要和别人走不同的道路,例如乔布斯。

  第三,要进行资源重组。虽然现在东北企业很多叫公司,但从企业结构来看还属于大而全的工厂制。我去了苹果公司才知道,苹果公司苹果不是技术创新公司,除了ios系统,其他应用都是别人的,做的完全是商业。但我们要资源重组非常困难,资产在政府,需要国资委层层审批。

  第四,催生新的需求才是创新的本质。关锡友说,过剩也是相对的。即便钢铁有些需要的依然买不起。而创新是要诞生新的商业模式,使得买不起的人能够买得起。

  第五,催生新的分工是创新行为的核心。在i5生态体系中,参与者除了线下的工作外,会有新的身份和分工,并获得相应的酬劳。

  可以说平台+终端+应用组成了关锡友口中的沈阳机床i5生态,其本质是产业链的垂直整合,这更符合互联网时代用户的需求以及经济发展的趋势,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其意义在于:第一,是真正能为用户打造极致体验的产品和服务,为用户创造最大价值;第二,可以打破创新边界、跨越创新鸿沟;第三,推动各个环节协同,引发化学反应;第四,开放联合产业链各环节上的合作伙伴,共同创造更大的社会、经济价值。

  关锡友曾表示,制造不仅仅是生产,它同样包括创造。所以当制造业回归的时候,它让我们对于未来也有了更多的想像空间。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