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角工业4.0: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版本_5

2019-11-20 14:25

  工业4.0热潮的背后,更多的是各制造业大国对于当前制造业发展的共同忧虑。

  在全球需求减弱,外贸进出口现颓势之时,制造业需要出路不单只是德国所面临的难题,我国人口红利的消失,制造业人工成本和环境成本的上升,都在倒逼着国内的制造业必须通过技术升级来谋求新生。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中德两国虽都面临制造业隐忧,但二者又存在着一些本质上的不同。

  德国提出的工业4.0,指的是在工业3.0即工业自动化基础上更进一步,而这样的提法源于他们的底气十足:德国企业在装备制造和数字化控制系统全球领先,之所以提工业4.0,是因为他们已基本实现了工业3.0。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德国的制造业优势在于拥有一批自动化水平较高的中小企业群体,在各自的细分行业已建立了优势,提出工业4.0概念的初衷是为了让大企业实现跨步后,带动小企业的发展。

  反观国内企业,除少数一脚踏进了自动化的门槛,其余大多数中小企业似乎刚找到自动化的门,有些甚至还没摸清楚方向,在做着低利润的加工,用不起自动化高精设备。

  这诚如一些身具工业4.0因子的惠州企业掌门人指出的:当我们在精心策划4.0的时候,眼下还需着力打造3.0,甚至不得不去补2.0所欠下的账。

  更何况,能从外国人那里挣来自动化制造装备银子的本土企业利元亨,在帮洋人实现工业自动化之时,惠州却基本没有企业与之发生业务关系。

  因此,对于当下的惠州而言,无论是工业4.0还是两化融合,要做的不是盯着别人邯郸学步,或是照抄国外政府的推进举措,而是结合自身实际,逐步缩小与他国企业的差距,先做好人工作业向自动化生产、智能生产的转型。

  毕竟,有了自动化才有智能化,才会有智慧工厂,以及可能实现的惠州版本的工业4.0。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