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马,近期最爆的一部片

2019-05-15 09:26

光是1976年至1988年间,就有38000名东德人民企图逃至西德失败,至少有462人在边界丧命,他们被东德烙上叛国贼

这部电影更像是一部惊悚片,在高压的政治背景底色之下,把主人公造热气球准备逃跑和国安部的少校展开搜查准备抓叛逃者这两条线同时展开,在氛围上营造出了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来。

随着主人公的准备接近尾声,国安部的调查结果也日渐明晰起来,他们到底能不能从高压之下成功逃脱成为了电影最大的看点。

以此为衡量标准,《气球》算是相当成功的类型片。

首先是人物的反差冲突,主人公一家紧锣密鼓的准备逃走,但他们的邻居则是效力于国安部的秘密警察。

秘密警察机构被称之为“史塔西”,而他们的标语是“WIR SIND UBERAL”(我们无处不在)。

秘密警察监控的范围不单单是“敌对势力”的政治活动,从男女间的调情,到每星期倒几次垃圾,在超市买了何种口味的香肠都被记录在案。

但讽刺的是,身为秘密警察的邻居一边屡次试探主人公一家,一边寻求男主人的帮助。

因为男主人是电工出身,能帮他家里的电视收到西德的频道,他想看《霹雳娇娃》。

如此的反差更彰显了政治高压是如何把人从正常变成不正常。

除了人物的反差之外,电影还在意象和道具上做了不少冲突。

片中多次出现过柏林电视塔的意象,柏林电视塔的建设其实具有宣誓的意味,从雄伟的的设计与高于柏林城内平均建筑高度的体量来看,东德政府想向众人传达:

东德政府有能力建造出如此大型的公共建设,东柏林城市发展较西柏林为佳,城市地位也较西柏林高。

可主人公在多次抬头看过电视塔之后,越发坚定了要离开的念头。那高耸的电视塔在她眼里可能更多的是强权与压迫的象征吧。

如果你看得仔细,就会发现影片中多次大量的出现了玻璃这个意象。

玻璃透明而具有隔离效果,主人公每次通过玻璃凝望外面都有点期待的意味,这恰好代表着他们现在的处境,看似光明,实则没有出路。

所以这一家人拼了命地想逃,没有条件就制造条件。令人震惊的是,造热气球逃离东德的故事居然真的有原型:

1979年的一个夜晚,从东德一个家庭的后院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热气球。气球下面的吊篮里装着两个家庭——两对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孩子。

这个气球完全由这两个家庭花了数年时间手工制成,在此期间,两个家庭自学成才,从材料学、工程学、气体动力学、气象学等等,最后他们成功地在家庭的后院里制作完成了这个充气后可以高达28米的热气球。

某日夜乘其升至2800米以上的高空,不仅枪弹射不到,探照灯也寻觅不得。东德警察只好呼叫苏联战机将其打下,但彼时气球已飞行了28分钟,安全降落在西德。

此热气球是欧洲历史上最大的热气球,因此被记入吉尼斯世界记录。

原型故事的两个家庭

《气球》就是根据这个真实事件改编的,矛盾冲突有了,背景底色有了,如果细究起来,电影到底还是太注重于类型化而缺乏了一些厚度。

作为观众,我想看到更多的关于人物背景、人物心理变化的交代,一家四口人如何萌生了逃离的想法,又是如何坚定了这个想法。

虽然大体的心理路径我们能从影片中营造的氛围中窥得一二,但观众不应该替导演脑补背景。

虽然我知道这场“叛逃”一定会成功,但却依然在他们成功降落西德的时刻流出了眼泪,没有人能抗拒自由的魅力。

故事的最后,逃离东德10年的他们终于能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回到家乡了,而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太多人付出了血的代价。电影将残酷的历史展现出来,却也温情地留下了希望。

分享到:
收藏